Loading… 《歌声的翅膀》八首歌曲打造视听盛宴 探索“让音乐参与叙事”全新创作模式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歌声的翅膀》八首歌曲打造视听盛宴 探索“让音乐参与叙事”全新创作模式

2021-03-13 08:57 久之网   

好的音乐,可以成为一部电影的灵魂,对于歌舞片,更是如此。

《歌声的翅膀》八首歌曲打造视听盛宴 探索“让音乐参与叙事”全新创作模式

3月28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组织策划、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支持、天山电影制片厂创作拍摄的歌舞片《歌声的翅膀》即将上映。电影由董颖达作曲,黄绮珊、塔斯肯·塔比斯汗、阿来·阿依达尔汗、崔子格、鞠红川等歌手倾情献唱。片中包含八首圆场歌曲,四组大歌舞,两段音乐剧,展现了多达八个民族的民风民俗、音乐歌舞,是一部集新疆各地风光、各民族风情于一体的音乐歌舞电影。

该片作曲董颖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音乐可以表达情感,更是情感的延伸。在《歌声的翅膀》的创作中,董颖达用极富情感同时又兼具新疆民族特色的音乐,赋予这部电影独有的魅力以及更深层次的表达。

“沉浸式”创作20分钟写出一首歌

歌舞片在华语电影史上可以说并不多见。歌舞片不仅对演员的要求高,更关键的是对作曲的要求非常高,一部好的歌舞电影需要电影界与音乐界、舞蹈界之间达到非常好的合作程度才可以完成。

为此,天山电影制片厂特邀曾为《地久天长》、《影》、《北平无战事》等知名影视作品创作原创音乐的董颖达为《歌声的翅膀》作曲。

汉族姑娘董颖达刚接到邀请时,认为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凭借着对音乐的执着,以及对新疆元素的向往,她踏上了飞往乌鲁木齐的航班。1万公里,拜访当地所有艺术文化歌舞团,一天看四五场原汁原味的演出,半夜12点开车到民间艺人家里记录素材……董颖达认为,只有完整的采风,才能从碎片化的各类音乐元素中,更好地提炼影片所需要的内容。

董颖达表示,开拍前,我们走遍了南疆北疆,寻找拍摄所在地,寻找创作灵感。在拍摄过程中,我多次到现场,体验片中人物需要怎样的歌曲。

其中一场戏,演员正在拍摄舞蹈戏份。董颖达拿了一个小凳子坐在远远的地方,完全“沉浸”在环境中,仅用20分钟便写出了一首歌,获得了其他主创人员的赞赏。在随后的特写拍摄时,董颖达现场把歌曲教给演员,帮助他们更好地诠释角色。

“按照惯例,作曲不可以在现场做这些事情,但我在这部电影的过程中,做了很多‘不可以’的事情,感谢所有部门的配合和理解。”董颖达说。

《歌声的翅膀》八首歌曲打造视听盛宴 探索“让音乐参与叙事”全新创作模式

让音乐参与叙事,就要“活在戏里”

在电影《歌声的翅膀》专家观摩研讨会上,专家认为“让音乐参与叙事”是这部影片对于国产歌舞片创作的全新探索,与西方歌舞剧形成了鲜明对比,具有中华民族独有的特色与魅力。

影片出品人、总导演高黄刚就曾谈到,在《歌声的翅膀》的创作中,主创人员坚持守正创新,在故事讲述的层层递进中音乐歌舞参与叙事方面,进行了积极开拓,并大胆加入了现代的、时尚的、融合的音乐舞蹈语汇。

的确,除电影以外的六大艺术门类中,音乐和舞蹈的感染力、冲击力最强。如果把主要精力放在文学叙事上,会造成音乐和舞蹈的削弱,失去歌舞片的风格样式;如果单纯进行歌舞创作,又减弱了叙事。

为解决这一难题,董颖达进行了长时间的思考,最终认定“作曲要活在戏里,站在角色的角度去感受、去创作。”她让自己“扮演”成参加选秀的歌手,与编剧、导演等“导师”进行剧情推演,不但更加深入了解了创作方向与音乐风格,还与编剧一同修改了部分剧情与对白,让音乐更加完整地参与叙事。

董颖达谈到,以往我们看到的宝莱坞的音乐片,音乐参与叙事并不多。但《歌声的翅膀》不同,采用了很多音乐剧的形式,就是台词、对白都是唱出来的,音乐、歌舞不仅仅是情感的延伸,这样的尝试不突兀,反而更有意思。

最终,根据不同民族、不同情节,不同场景,董颖达创作了八首原创音乐。董颖达表示,因为音乐电影的特殊性,这是她所有参与创作影视作品中,“主动性”最强的一次,只有“强势”地参与创作,才能让音乐与叙事相融,赋予作品更有深度的表达。

值得一提的是,歌手黄绮珊、塔斯肯·塔比斯汗、阿来·阿依达尔汗、崔子格、鞠红川等倾情为本片献声,他们表示,非常喜欢片中的音乐,每位歌手演唱时需要和角色契合,与主人公始终处在一个状态里,这也是《歌声的翅膀》最为独特的地方。

完成《歌声的翅膀》的创作,董颖达认为这部电影改变了她的人生。“我也很羡慕生活在一个多元化地域的人们,这部电影丰富了我对生活的想象力。作为北方汉族人,我现在也时常把自己想象成维吾尔族的姑娘,读懂她们如何看北京、看上海;而作为创作人员,我也会不停思考,破圈很重要,《歌声的翅膀》让我的人生不一样,多了看世界的视角,它改变了我的人生。”

 

责任编辑: 4114RWL

责任编辑: 4114RWL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