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愿我们在黑暗的另一边相见 | 疯医乐队首张全文中专辑上线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愿我们在黑暗的另一边相见 | 疯医乐队首张全文中专辑上线

2021-03-18 13:33 热点舆情   

2021年春天,来自河南新乡的疯医乐队带来了他们的第四张全长录音室作品——《愿我们在黑暗的另一边相见》。在全面转回母语歌词写作、引入先锋艺术家李增辉作为乐队新成员后,“再次相见”的疯医以这张专辑宣告了自己的一次新生。对疯医乐队而言,与传统Post-Punk经典范式相关的那些议题已不再是他们当下关注的重点:这张唱片以更具广度的音乐语言突破了特定风格的先天藩篱,拓展出更多表达的可能性。这是疯医乐队历时四年潜心探索的结果,也是他们迄今旋律性最强、制作水准最为精良的唱片。《愿我们在黑暗的另一边相见》以一首作为Intro的《潮力》拉开序幕。在这支贯穿着细碎吉他刮擦的曲目中,可以听到间或的铃铛、脚步以及揉搓易拉罐的吱嘎声。这些来自现实物件的声音采样或许暗示着本张唱片某种自觉性美学追求——置身时髦电子声响大行其道的当下,疯医选择与数字合成的声音保持克制与审慎的距离:在摇滚乐经典的三大件以外,大量原声乐器、打击乐乃至人声合唱、念白的加入赋予了这张唱片可贵的质朴感与本源性。这其中,李增辉奉献的萨克斯演奏是独具灵光的构成部分:在《定国湖》中,它以沉静优雅的旋律线和王旭博标志性的诡谲分解和弦交织共舞,之后却在《回声之丘》里化为利刃与火焰,给三大件铺陈的稳固基底带来了撕裂般的力量。在《这不是雨能解决的问题》与《世界》中,纯净滞缓的钢琴与木吉他演奏更是被令人意外地推到了主导性地位——这与人们传统印象中的疯医乐队大异其趣,却赋予了整张唱片更具起伏错落的听感张力。在这些原生乐器构成的温暖部分之外,整张唱片仍四处涌动着疯医一贯令人不安的危险色彩:但这次他们似乎收起了公开的侵略性,仿佛化身成四个刀背藏身的杀手,不时在听者放松警惕的片刻骤然亮出尖锐的锋芒——它们或是《沸报》中密布的法兹贝斯线里刺出的警报般吉他噪响,又或是《丢失的告白》中汹涌不安的犀利高频哇音。这些元素不仅型塑了疯医一贯冷峻、疏离的气质,构成了那些阴郁晦暗的乐句走向,并且在《瞳醉》与《有一天我死了,你还会恨我么》中被冰冷的鼓击和钢筋般的律动逐渐愈推愈烈,几近癫狂。

丰富的音乐语言承载着王旭博清晰可辨的中文唱词,还原了疯医长久以来被忽视的内省与表达。当英文写作的陌生感鸿沟被抹平后,真诚与坦率成为疯医的歌词文本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气质,也更令本土听者为之共鸣:专辑同名曲《愿我们在黑暗的另一边相见》以诗性的修辞赋予了疯医更加成熟宏大的质感,而《西边的风》更是以内化的控诉直指尖锐的社会议题——童声与大提琴在其中交相辉映,厚重的气氛愈发沉淀,直指悲怆。《愿我们在黑暗的另一边相见》于2020年底录制于北京的ModernSky Studio,由疯医乐队的主创王旭博和张楠亲自操刀专辑制作;P.K.14乐队御用制作人欧阳汉客(Henrik Oja)完成了唱片的后期混音工作。唱片的缩混与母带工程均在瑞典制作,由摩登天空唱片发行。

唱片视觉来自于Dooo Design Studio设计师霍文杰。概念源于疯医魔幻现实的歌词意向,封面以超现实的手法刻画了出口、阴影及无形的墙,体现了身陷囹圄却浑然不知的困顿。实体唱片的镭射烫印工艺赋予出口天空般的绚烂色彩,衍生出巡演海报视觉,带来了动态多样的视觉呈现。

(文/邱驰)

 

责任编辑: 4126TJ

责任编辑: 4126TJ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