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粉完《青春有你》又氪《创造营》 男团韭菜还能割多久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粉完《青春有你》又氪《创造营》 男团韭菜还能割多久

2019-04-08 10:22 北京商报网   

当《青春有你》收官撞上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首播,4月6日的夜晚注定是一场属于男团粉丝们的狂欢。从晚上8点开始,微博热搜榜一度被两档综艺所霸占,尽管话题热度不减,但男团选秀堪称“今非昔比”。从投票数、弹幕数、官博粉丝数、豆瓣评分数多维度来看,今年的《青春有你》难以企及去年的《偶像练习生》;而新上线的《创造营2019》也没能迎来开门红,首播日热度为7559,不及《青春有你》收官热度值9675。去年网综捧红3个男团还尚未驶入发展高速路,今年预计又将有4个男团加入混战,与此同时热度减值、资本劝退的现象频出,男团这波韭菜还能割多久?

粉完《青春有你》又氪《创造营》 男团韭菜还能割多久

七团混战

随着4月6日晚,《青春有你》的落幕战结束,九人团UNINE正式出道。同一时间,《创造营2019》首播开启,又一个全新未知的男团组合在酝酿的路上。

就今年“优爱腾”三家男团网综产出来看,“四团争霸”几乎已成定局。《创造营2019》选手们将要面对的是《青春有你》走出的UNINE,以及优酷《以团之名》中“双出道”的新风暴与BlackACE组合。

接下来,今年的四团,将于去年同样脱胎于网综的NINE PERCENT、坤音四子ONER、乐华七子NEXT,形成七团混战的市场格局。

就今年男团网综的整体表现来看,已难续去年“爆火”之势。据节目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青春有你》收官夜总票数为5737万,而去年蔡徐坤一人就占据《偶像练习生》的4700多万的票数;今年C位出道的李汶翰得票约845万,仅相当于去年《偶练》第七位选手的票数。而从《青你》与《偶练》收官战门票行情看,今年普通票5000左右,VIP卖6000,相比去年的9000和1万2比,便宜了一半。

新老男团的商业价值同样也在悄然生变。今年BlackACE以小分队形式拿到了植选豆乳的代言,与去年NINE PERCENT刚出道便拿下I DO推广来看,在业界看来代言量级相对缩水。

虽然刚开播的《创造营2019》还未有更多数据面世,但与老节目相比,首播热度不及预期:猫眼数据显示,首播日热度为7559,不及《青春有你》收官热度值9675,甚至实时热度还不及早已完结的《偶像练习生》。

网综疲态、男团贬值的引发了“市场是否已经饱和,能否养活更多男偶像”的疑问。参与其中的内容方与经纪公司给出了默契的答案。《创造营2019》总制片人马延琨曾公开表示:“人才依然是匮乏的,训练远远不够。”慈文传媒副总裁赵斌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市场是远没有达到饱和的,只是许多经纪公司赚块钱的速成方式,让好景不长。”

粉丝离场

刚从《青春有你》走出的九人团UNINE中,慈文传媒旗下艺人陈宥维位列其中。与其他经纪公司向节目输入多为练习生的模式相比,慈文今年送陈宥维一人参与,一人得以出道的效果,更多基于对市场的谨慎观望。

“现在很多偶像批量上市,而我理想的模式是做一个成一个。今年慈文只送了陈宥维去《青你》,但是尽可能让他耀眼。我并不认可推一大堆新人让市场选的方式。”在赵斌看来,艺人过度消耗、观众审美疲劳已成为新问题。

投票、门票、播放热度等方面减值现象背后,正是粉丝的疲劳退场。网友评论普遍显示,当下男团选秀综艺的模式过于单一。新的《创造营2019》几乎和《青春有你》在环节上没什么区别,一开始都是A-F班的分班制;甚至导师人设也都能找到对应,蔡依林和迪丽热巴都是节目中的“迷妹”。

在去年曾日夜为偶像投票、“氪金”的粉丝许依浓也直言无法接受选秀节目的“翻盘”速度。“我们的热情和爱都给了去年那些艺人,很多人还都是‘初恋追星’,感情比较深。今年选秀出来的新偶像肯定会在资源和人气上对我们喜欢的人有威胁,所以对后来者有天然的抵触心理。”面对今年又将有几百位选手冲击选秀格局时,部分粉丝正感到恐慌。

过去一年经纪公司和品牌商们疯狂收割粉丝经济却忽视作品的输出,也让不少粉丝心灰意冷。据某资深商务经纪透露,在巨大流量诱惑面前,几个品牌会引导各家粉丝进行竞争比拼,甚至有的品牌还根据每位团员粉丝的购买力制作排行榜,排名靠前的有团员笑脸表情,排名靠后的配了团员哭脸表情。不但让团员粉丝之间产生隔阂,也因品牌“吃相”难看,触发粉丝对于全团代言的不满情绪。

“团魂”缺失

资本的介入,让以团之名难言有以团之实。

《偶像练习生》制作人姜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了商业发酵中成团之难:“有更多的商业诉求讲究的是性价比。团的行政成本远高于个人行政成本,它会给商业的承载方带来更多压力,那市场商业手段就会强行的去拆分它,让团的日程很错综复杂。你是可以去强行控制整体日程,但是后果是他眼看着那个蛋糕,你不让他去吃,大家之间就会有冲突矛盾。”

团员们的各自为美,却可能使偶像们囿于同类题材,同质节目扎堆。以NINE PERCENT为例,除蔡徐坤外,NPC八位成员出道近一年均有固定综艺播出。黄明昊、朱正廷、小鬼王琳凯在《奇妙的食光》里前往澳洲经营一家餐厅,节目还没播完,另一边的《完美的餐厅》又找陈立农、王子异、尤长靖经营餐厅。

谈及NINE PERCENT团综实现的可能性,姜滨表示“他们坐到一起的概率确实比较小,就是日程被冲的。之前浙江卫视的跨年NINE PERCENT去了6个人,恨不得分批演了四五个节目。”据了解,NINE PERCENT助阵此次《青春有你》收官夜,蔡徐坤则因个人工作安排缺席。

“团魂”不再,国内限定团体的营业局限性、合体难、团体活动分配不均、成员发展受限等因素,让粉丝逐渐看清了资本的操纵下,国内偶像产业商业模式的幼稚行径。

在中国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张京成看来,热度之后一切也将归于平静:“对于偶像经纪来说,前期2-3三年会是热点的上升期,也是各个资本最为关注的时候,但之后会产生逐渐下降的趋势。”

也有业界人士对男团经济依旧乐观。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看来,国内其实有着比韩国等海外国家更大的市场。如今巨大的市场红利现已摆在所有入局者面前。如何才能更为有效地运营组合并延长组合的生命力,是每一位入局者必须要翻过的山。

北京商报记者卢扬 胡晓钰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3976DBC

责任编辑: 3976DBC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