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霸王别姬》演绎粤剧流变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霸王别姬》演绎粤剧流变
2018-04-13 09:35 北京商报网   

 

4月20日,粤剧《霸王别姬》将在天桥艺术中心小剧场上演,这也是香港西九文化区戏曲中心首次尝试小剧场作品。小剧场粤剧《霸王别姬》以传统粤剧作为切入点,逐渐演变至近代粤剧的演出风格,向观众呈现粤剧的流变与发展。全剧以传统粤剧表演程式为序幕,配合粤剧锣鼓保留传统精髓,又逐渐糅合当代粤剧特色,如梆黄交替以及小曲牌子穿插运用,在传统旋律的基础上加以创新,以此为戏曲发展探索全新路向。

移植梅派经典

垓下,深秋萧凉,西楚霸王意气尽。楚歌四起,战马悲嘶,项羽大势已去。沙场月下,英雄末路,虞姬自刎诀别。面对乌江,霸王仿佛听见虞姬寄语勉励,留待有用之身,伺机东山再起;又看见将士亡魂要求拼死一战,一切徘徊于虚实之间。虽然《霸王别姬》的故事已被改编成众多表演形式,但是粤剧《霸王别姬》却是香港西九文化区戏曲中心首次尝试小剧场作品。

粤剧《霸王别姬》移植自梅派经典名剧《霸王别姬》,原本粤剧大戏长达4个小时,而小剧场版的《霸王别姬》整场演出不过两场4节1个小时,每节则有不同的表达及特色,在坚守传统上以创新点缀。《霸王别姬》可谓开辟了香港小剧场戏曲的先河。

但是经典改编同样面临着压力。本着尊重传统的精神,粤剧《霸王别姬》剧情走向没有大的变化。不过,绝境中项羽默许了虞姬自杀之举,而刘邦设计唱起的“四面楚歌”也改为将士因思乡颓丧而歌的“南音”,虞姬在死后化做江边亡魂出现,至于逃至乌江的项羽,原本受到虞姬亡魂的感召犹豫是否偷生,可一旁的将士反诘“有何颜面再见江东父老”,断了他的念想,最终自刎。舞美设计以一层黑纱幕带来新意,用白色灯管铺成的乌江、战场等场景都在纱幕后若隐若现,为方寸舞台增添了层次感。

展现粤剧变迁

与传统粤剧《霸王别姬》有所不同,此次登台的《霸王别姬》(新编)以传统粤剧作为切入点,逐渐演变至近代粤剧的演出风格,向观众呈现粤剧的流变与发展。

据悉,粤剧《霸王别姬》以传统套路如“走四门”、“跳大架”作为序幕,加上粤剧传统梆黄唱腔及古老粤剧唱腔“中州韵”演绎开始,后在项羽与虞姬的对手戏上渐渐加入当代粤剧特色,如南音、小曲牌子穿插,并以广州话演绎,在舞台设置方面,布景、灯光及音响也特定地、聚焦地投放在整个氛围中,为传统戏曲带来一种创新感觉。展现年轻粤剧演员秉承及尊重传统粤剧的学习与追求。在项羽与虞姬的对手戏上渐渐加入当代粤剧元素,并以广东话演绎,颇具特色。

该剧导演、编剧黎耀威表示,粤剧《霸王别姬》希望通过音乐上的变化,呈现粤剧的昨天、今天和明天——既有古老粤剧唱腔“中州韵”,也集纳当代粤剧的新曲曲式,还创新性地用粤剧“锣边花”武戏文做的形式,抽象地展现项羽阵前杀敌的悲壮——以此将粤剧的特色尽可能多地介绍给新观众。

突破传统创新

在行业人士看来,小剧场戏曲,剧场虽小,却大有可为。在娱乐多元化的当下,小剧场戏曲的优势渐渐为人们所关注。从艺术创新角度来看,小剧场戏曲很适合年轻人尝试一些新的想法,由于“小剧场”最初的定义是先锋、实验,所以对于小剧场戏曲作品的创新,人们总是会多一些宽容;另一方面,对于一些挖掘整理出来的传统老戏,以小剧场的形式展示也不失为一种方式,“创新”与“整旧”都值得鼓励。

显然,粤剧《霸王别姬》就是在尊重传统基础上,做了不同程度的加减法,让剧目在立意上、形式上更贴近当今社会主流思想与审美,体现出小剧场戏曲在创作与演出上的创新需求。但戏曲作为一种相对小众的艺术,需有自己的表演场所和艺术追求,小剧场戏曲就是一个现代观众与古老艺术良好的沟通桥梁。

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想要传承内涵丰富且历史悠远的中国戏曲,一定要根据自身特点、时代特点和当下青年人的精神需求,要对生活挖掘、分析、解剖、表现,制作符合市场需求与社会需求的作品,此外,在艺术表达方面,精神上的内容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在创作某些作品的时候,应该表达现代的人文精神,才能获得更多的认同感。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