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演唱会设槛卖票变身“黄牛主办方”?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演唱会设槛卖票变身“黄牛主办方”?
2018-04-20 09:37 北京商报网   

 

 

有消费者日前向北京商报记者反映,购买周杰伦演唱会成都站的门票,必须先买纪念T恤才能获得购票资格。事实上,像这样为演唱会门票设置购买门槛的现象并不少见,此前TFBOYS出道四周年演唱会,粉丝便需先缴纳300元成为高级会员,才有机会抢码获得购票资格。为演唱会门票设置花式销售门槛,无疑是演出方为吸金使出的营销手段。有消费者笑称,主办方这样的行为不就是在和黄牛抢生意吗?

先买T恤再买票

“一直在关注周杰伦演唱会的售票动向,却没想到成都站的演唱会要先买560元的T恤才能买票。”歌迷周小姐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地表最强App是“地表最强周杰伦世界巡回演唱会”的官方门票首发平台,但是成都站的演唱会在尚未官宣的情况下,地表最强App上却开通了“酷T专场”购票通道,“简单来说就是想买票先加价560元,并非我不愿意为偶像花钱,但是主办方采取这样的售票方式和黄牛有什么区别”。

北京商报记者在地表最强App中查询得知,“酷T专场”的购票规则为,选购“地表最强”纪念T恤成都独占款,即可购买门票两张,一个账户在一场中只能购票一次,名额有限,选购时间截至4月18日23:18,凡是完成酷T选购的消费者均保证有票可购。

但是这样的售票方式却引发诸多粉丝不满。在“地表最强周杰伦世界巡回演唱会”官方微博下的留言中,不少粉丝指责这样的销售方式称得上是官方黄牛。对此,官方微博在留言中回应称,“酷T专场”仅是门票的选购方式之一,并非强制性购买,想要购买原价票的粉丝依然可以在“优享选价”售票通道中购买。“事实上开通‘酷T专场’时连开票时间都没公布,更别说其他售票渠道了,况且买了T恤仅是保证有票并不保证票段,说不定票价还没T恤贵。”周小姐强调。

4月17日,地表最强App发布特别声明称,在地表最强App上进行购买纪念T恤获得购票资格的商品促销活动,未获得艺人经纪公司同意,是地表最强App自行的违规行为,现经纪公司要求将该活动取消,商品下架,已参与此活动的歌迷将在5个工作日内退还相应款项。

在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看来,演唱会门票有较为明确的市场定价,并不禁止与T恤捆绑销售,但是应当与其他售票渠道同时开通,给予消费者充分选择的权利,而非让购买T恤成为强制的前置程序,否则便会严重侵害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若是销售的过程中还存在虚假宣传与欺诈的成分,还有可能涉嫌犯罪。

购票设置花样门槛

明星演唱会门票一票难求,或者被炒至天价的新闻已屡见不鲜,但是像这样为买票设置门槛的现象也并非个例。

2017年8月11日、13日召开的TFBOYS出道四周年演唱会,就曾因演唱会需“抢码购票”而引起大量粉丝不满。据悉,只有TF家族网站的高级会员才能抢码买票,不少粉丝花了300元成为高级会员,谁知充值完成后网站就瘫痪了,根本无法抢码。官方公布的放码时间是中午12:30,结果12:00就有抢票码被提前放出,而且充值300元只能获得一次抢码的机会,很多粉丝错失了第一场演唱会的抢票码后又买了一年的高级会员。

由于大量粉丝为了抢码充值高级会员但最终都未获得购票资格,TFBOYS的经纪公司北京时代峰峻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峰峻”)也遭到了投诉,随后密云区工商局便约谈公司对该事件进行调查,TF家族网站也暂时关闭了高级会员的充值功能。

但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无论是抢码购票,还是购买T恤抢占票源,粉丝却发出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大部分粉丝表示这样售票的方式是不合理的,但也有部分认为,官方渠道加价就能买到票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在“地表最强周杰伦世界巡回演唱会”官方微博下的留言中,便能看到诸如“560元保证买到两张票,相当每张仅加价280元,比黄牛便宜多了”的言论。

在行业分析人士黎新宇看来,对于一些粉丝来说,偶像的演唱会门票就是刚需,而为演唱会门票设置前置程序则是为了让真正的粉丝获得门票,进一步限制黄牛票,但粉丝身份的界定可以会员年限、积分、活跃度等为参考值,而非简单粗暴通过捆绑销售获取,“必须认识到,这样的方式并非为粉丝谋福利,反而有在短期内快速获利的嫌疑”。

收益存监管真空

事实上,演唱会票务销售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热门演唱会可能因为票价过高而崩盘;也可能由于根本没有打开市场导致千元门票以10元甩卖,但演唱会可以是主办方盈利的项目,却不能成为借机牟取暴利的工具。

此前便有TFBOYS的粉丝表示,要不是为了抢票根本不会充值高级会员,而且粉丝是在抢码结束后才知道一场演唱会只有6450个抢票码,然而,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了抢码而充值高级会员的粉丝少说也有3万-5万人,仅以3万人计算,每人花费300元,时代峰峻短期内就能有300万元进账,实际上抢码的人数远不止这些,还有不少粉丝为了能多拥有一次抢码机会花费了600元,最终公司赚得盆满钵满,大量粉丝却失望而归。

周女士则指出,T恤、荧光棒、头带、灯牌这类应援物品会经常购买,具体的价格区间也都十分清楚,但是将两件成本极低的T恤包装一个新名字就标出560元的售价,是最让人无法接受的,“这明显就是演出主办方想借机圈钱的行为,但最后受伤的不仅是粉丝,还有周杰伦的市场声誉”。

“演唱会票务市场之所以乱象频出,主要因为门票的销售流程不够细致、规范。” 黎新宇表示,行业对演唱会票务市场的监管是从一级市场开始的,也就是大麦网和永乐票务,然后是二级票务市场以及分销的地方性票务市场,但演唱会票务销售平台既不掌握票仓,也控制不了放票的时间和方式,真正拥有话语权的还是主办方,“目前的票务市场监管应该再向上一步,让票务销售流程更加规范,收益更加透明,从而遏制侵害消费者权益的不合理现象频繁出现”。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责任编辑: 3903YSS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