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偶像练习生》打响粉丝经济战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偶像练习生》打响粉丝经济战
2018-03-23 08:56 北京商报网   

 

已播出9期的《偶像练习生》将在3月23日迎来关键的第三轮淘汰,人员变动的同时,背后的资本势力也将迎来新一轮洗牌。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从节目最初入局的31家公司“厮杀”至今,还剩下15家公司活跃在舞台上。随着粉丝集聚效应越发突出,练习生在舞台上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着背后公司在偶像运营路线与长久收益层面的考量。

百名练习生瓜分市场资源

“我们不设报名渠道,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从87家公司1908位练习生中筛选出了31家公司加8位个人练习生,组成了这100位练习生。”这是偶像男团竞演养成类真人秀《偶像练习生》开播前,节目总制作人姜滨透露出的信息。进过两轮淘汰后,还留在舞台上的公司数量仅有当初的一半,而在3月23日35进20的淘汰赛之后,这些偶像练习生背后的资本也将迎来又一轮洗牌。

艾瑞数据曾预测,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产业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所以,目前国内偶像市场仍然处于蓝海。而以“互联网造星”和“养成”两大热点切入市场的《偶像联系生》自然颇受市场关注,节目上线9期总播放量已超过20亿次,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96.8亿次,赛后关于练习生个人的话题更常常登上微博热搜。

高热度的背后是对粉丝经济的集中收割。据悉,《偶像练习生》节目最后将由全民票选出优胜9人,组成全新偶像男团出道,而爱奇艺也已与曾挖掘过F4、飞轮海等男团的综艺制作人葛鸿福共同创办了一家新的公司,来共同打造9人男团未来的训练、音乐制作以及演出等,在这期间的收益,爱奇艺将会跟原经纪公司共享。有消息指出,目前“9人组合”的商业报价已出,其中代言费就高达1200万元,与此同时,很多参加节目的练习生同时收到了很多影视、综艺的邀约,出场费也在不断提升。

练习生是日韩一种挖掘新艺人的方法,在韩国被大众所熟知,几乎每个娱乐公司都有新秀练习生储备,公司根据规划会定期进行选秀,然后形成组合出道,这一选拨艺人的形式在国内也逐渐兴起,而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偶像诞生和推广的渠道被拓宽,借助《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的平台,国内各类偶像经济获得了练习生资源推广的平台,这对目前尚未形成工业化的偶像产业市场来说是有价值的。

粉丝基础决定商业价值

“必须承认的是,虽然每个经纪公司都有培养新人的意识,但是真正建立起养成类练习生运营思维的数量并不多。”演出行业评论人黎新宇表示,培养偶像这一行,赚不了快钱,需要长时间的沉淀才能逐渐打开市场,而在这个过程中,经纪公司对于粉丝经济的运营便显得尤为重要,“这些练习生商业价值体现在综合票选排名中,排名是由粉丝投票决定的,但是粉丝量的积累与活跃程度,却是要靠经济公司运营的”。

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不少参与节目的练习生背后的资本势力也大有来头。来自华谊兄弟的郑锐彬,有同门的林俊杰、Angelababy、郑恺、唐艺昕等明星助威;票选排名一直较为靠前的陈立农来自传奇星娱乐,这家公司在2010年由张世明和陈建州合资创办,旗下拥有棒棒堂、黑涩会美眉等不少艺人;王思聪控股的香蕉计划直接送来9人参赛;秦奋与韩沐伯的经纪公司觉醒东方,其创始人兼CEO纪翔是李冰冰经纪人,与此同时,觉醒东方背后的股东还有博纳影业、君舍文化、基美影业的身影。

虽然很多经纪公司名气大、财力雄厚,但这并不意味着所属练习生一定能在票选中取得亮眼的成绩,新兴公司已然凭借良好的粉丝运营能力实现逆袭。仅以坤音娱乐为例,在节目开播前,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新公司,但现阶段坤音娱乐已经开启了pre-A轮融资的步伐,估值超过3亿元,公司拟出让10%的份额,融资额度为3000万元,资本的青睐也与《偶像练习生》节目中所属公司的4位选手有关。区别于很多走高端路线的偶像,坤音娱乐的艺人更加“接地气”,这也成为吸引粉丝关注的特点之一。

演出商陈琛指出,对于一些更偏向传统艺人打造的公司来说,偶像培养、练习生模式、粉丝运营等都是有待强化的,“粉丝经济是当下的热点,对于养成类偶像的经济公司来说,跟随节目的训练体系完整参与偶像养成过程,并通过微博、贴吧等渠道实现与粉丝甚至是偶像本人的互动,提升粉丝参与感与自我认同感,已然是经济公司线下运营力的又一个战场”。

持续内容输出维持热度

在黎新宇看来,维系粉丝最重要的是做好内容,即使经纪公司有背景,推不出好作品,粉丝黏性自然难以维持,而没有明确定位、缺少特色是现阶段养成类偶像最大的问题,导致一些商业演出或者影视资源在选择具有热度的偶像时很难把握匹配程度,“养成类偶像从个人定位、招募训练、作品制作、营销发行到与粉丝互动等,都需要通过作品进行转化,才能为将来的发展奠定基础”。

事实上,粉丝经济让现阶段的偶像市场拥有强大的变现力,很多资本都从中收获了较好的投资回报。仅以《偶像练习生》为例,节目的投资成本为3亿元,但仅是农夫山泉的独家冠名费就达到了2亿元,此外还有小红书和你我贷的赞助,这还不包括后期推出“9人组合”的活动收益。同类型的韩国偶像养成节目《produce101》在结束后推出的Wannaone组合,2017年下半年的收入为1.79亿元,出道演唱会仅票面就赚回417万元。

对此,陈琛指出,高质量的偶像在市场中永远都是稀缺资源,节目所能带来的热度是一时的,但是头部艺人的培养却是长期的,一个4-7人的组合中有1-2个能都吸引流量的头部艺人,那么这些偶像进驻市场的阻力会小很多,对于其背后的资本势力来说,借头部艺人巩固粉丝群体,借优质作品开拓市场来获得长期盈利,才是现阶段《偶像练习生》激烈竞争的本质所在。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责任编辑: 杨思思 TS002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