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未播先火 街舞自造互联网风口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未播先火 街舞自造互联网风口
2018-02-02 09:03 北京商报网   

 

 

以街舞为主题的综艺《舞力觉醒》正在播出,《热血街舞团》、《这!就是街舞》、《舞者24》等也开始摩拳擦掌准备进驻市场分食一杯羹。2017年,《中国有嘻哈》将说唱这一小众文化成功推向大众市场,作为嘻哈文化组成的一部分,街舞自然不甘落后,借助流量明星加盟带来的市场影响力,这些街舞类综艺已然未播先火,并成为网络中的热门话题。然而,当同质化内容密集出现时,专业性便成为吸睛的关键。

扎堆涌现

2017年夏天,《中国有嘻哈》的热播将说唱这一小众文化成功推向大众市场,而作为嘻哈文化的组成部分,街舞也成为各类节目制作公司切入市场的节目主题。

北京卫视的《舞力觉醒》以“国内首档街舞竞技秀节目”为名率先开播;爱奇艺自制的《热血街舞团》延续了《中国有嘻哈》的主创团队;优酷联手灿星推出了《这!就是街舞》;腾讯视频携《舞者24》的加入,也让市场竞争越发白热化。

数据显示,街舞文化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近20年,目前全国有超过5000家的街舞培训工作室、每年累计500万的街舞培训人次、街舞行业从业者超过30万,这为街舞类综艺提供了生长的土壤。而与早年间《舞动奇迹》、《舞林大会》等节目有所不同,现阶段以街舞类为主题的综艺显然想更加贴近青年群体,融合“90后”、“00后”的潮文化,以此吸纳未来的大众娱乐消费主力军。

但在现代舞教师程彬哲看来,街舞节目需要用肢体和舞蹈来表达内心想法,表现的难度更大,与此同时,节目的专业性要求也更高,如何为观赏性强的齐舞与竞技性强的斗舞设置赛程,灯光与现场机位设置怎么配合才能不 “吃掉” 舞者镜头,都是对团队制作能力的考验。

借互联网造势

虽然大部分街舞类节目还未与观众见面,却已然成为网络中的热门话题。借助互联网的传播效应,这些以街舞为主题的节目除了前期的大笔投入,在明星导师阵容与网络营销宣传上也不断加码。

作为收视率、点击率的核心影响因素之一,流量明星的坐镇不仅是各大节目的噱头,成为决定外界期待值的首要因素,在节目的中后期也将成为话题和热度的流量担当。《热血街舞团》已经确定的流量明星鹿晗和陈伟霆从一开始就赚足了眼球;而《这!就是街舞》中易烊千玺、黄子韬、韩庚、罗志祥四位队长悉数亮相同样颇受瞩目。

在行业人士看来,在分众化的互联网传播渠道中,不管多么小众的群体,都可以在上面喊出自己的声音并得到相应的关注,再通过同好者的附和、转发在其人际关系圈内引发涟漪般的效应,实现使这种声音放大的效果。电音、民谣、说唱都是借助互联网飞上了风口,但是当同类型的内容在市场中密集出现时,具有差异性的看点才能成为突围市场的关键。

吸睛力待考

集中开战的街舞类综艺虽然成功带动了话题,但是能否复制《中国有嘻哈》的收视热度仍然是一个未知,从打响街舞收视战第一炮的《舞力觉醒》市场表现来看,结果似乎并不尽如人意。

有业内人士指出,一档节目的吸睛程度与热点词汇的网络传播度有很大关系,《中国有嘻哈》就是从“freestyle”开始走热,但是《舞力觉醒》却没能让街舞词汇进行有价值的传播,与此同时,《舞力觉醒》的导师阵容也缺乏专业性,尚雯婕、苏醒作为歌手,在街舞专业知识层面相对欠缺,对于解读动作的难度与完成度的认识不足,只能从整体编排的角度进行评论,这些原因都导致了节目播出后反响不佳。

程彬哲则表示,相较于说唱,以肢体语言交流的街舞没有沟通障碍,认知度也比较高,但事实上,街舞在国内的发展规模并不算成熟,真正有实力担当评审的专业人士,以及能够参与竞技的专业舞团数量并不多,当街舞综艺扎堆涌现时,可能会面临“评审荒”与“选手荒”的窘境,甚至会出现一个选手参加多档节目的情形,“明星导师加选手的阵容已成为不少综艺节目的标配,但是明星易寻,优质选手却难找,现阶段观众越发偏爱专业性强的节目,而像街舞这样本身就追求技巧性的舞蹈形式,若没有亮眼的竞技选手,仅靠明星效应是撑不起来的”。

 

 

责任编辑: 那春月 TK001
责任编辑: 那春月 TK001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