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千万大V草图君:签约蜂群文化后让我更有归属感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千万大V草图君:签约蜂群文化后让我更有归属感
2020-01-17 17:39 TOM   

 

I AM NOT AN IDOL

@草图君 背着双肩背包,穿了一身卡其色风衣出现在北京某条街道。这件风衣在他朋友圈的记录里曾出镜过,据说是不久前在奥特莱斯3折买来的,穿在身上,遮挡北方冬天的寒风很受用。

北京的冬天,阳光灿烂又凛冽,路上行人来往匆忙,他戴着一副灰色口罩,看起来与西二旗大厂的上班族们无异。

即便摘掉口罩,被认出的时候也不算多,倘若在吃饭时候被粉丝们碰见了,他今天一定要为对方买单。

@草图君 似乎热衷于请粉丝吃饭,每年粉丝见面会串联着数百人一起吃火锅,或者小龙虾。最近在微博上,“@草图君 请你吃早餐”的活动已经进行到第49期。

比起早年间草图在综艺上的露脸,他如今看着清瘦了许多,第一批90后已经迈入30岁的大关,奔着40岁去了。27岁的@草图君 身份也在发生着变化。

他过去是网红、是鲜肉、是炙手可热的大好青年。如今是丈夫、是父亲、是肩负着责任的工作室老板。即便如此,他笑起来还是好看的,剑眉星目,十分精神,想来当年揣测他要出道的传言不是没有由头。

如今对着镜头的时候,他那一双眼睛仍旧炯炯有神,褪去青涩后被岁月磨砺得更加深刻、坚定。

@草图君 的右手手腕上有一道纹身,挽起袖子,一个长头发穿着红色秋衣秋裤的男孩半屈着膝在思考,底下纹着一句话:I AM NOT AN IDOL,翻译过来是:“我不是大明星”。

纹身形象地借用了他早期非常火的一张微博图片。把时间倒退看,2016、2017是草图最火的时候,火到频频出圈,在《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一系列地热门综艺频繁露脸,在微博上与各一线明星频繁互动,他既是微博热搜的常客,也是年头年尾各大红人奖项的获得者。这一系列动作让外界对这位靠P图而火的网红博主有了猜测:他为什么会这么火?他是不是要进军娱乐圈?他凭什么资源这么好?他到底有哪些后台?

好几年过去了,微博上的网红又火了一代又沉寂了一代,@草图君 还在这里,已经晋升成为千万大V之列。

对于网络上的各种揣测和谣言他从来没有回应,或者说,时间是对一切最好的回应。

“我完全没有过这种计划,去做艺人或者其他的。在我最火的时候,我用穿红色秋衣秋裤那条微博做了这个纹身,然后在下面加了一条:我不是大明星。我时刻提醒自己,我只是一个被上天宠幸的普通老百姓,我没怎么想过当艺人,也不想当艺人。做艺人的确能获得许多东西,但他的生活也反向会被这些东西剥夺,家人也会受影响。我很爱我的家庭,所以我不愿意。再者说,艺人也不是说当就能当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艺来支撑,空凭一些流量,走不长的。”

50块广告费起家

在《快乐大本营》上,@草图君 曾经介绍自己,本名“王帅”。王是隔壁老王那个王,帅是易烊千玺长的特别帅的那个帅。

在没成为@草图君 之前,王帅是河北石家庄一名普通的平面设计师。2013年12月27日,草图用iPhone5s发了一条商城前的雕塑照片,配文:“哇塞,商城门口的马拉个币雕塑好漂亮好亮好闪!”

微博发出后,@草图君 获得了160条转发,92条评论和44个点赞,截至今天,这条时隔7年的微博一共获得了9.6万次阅读曝光。

数据为设计师王帅打开了新世界。他记得上大学那会儿,一个班也就四十多个人,大家在微博上是各自孤立的世界,一条微博发出来,只有零星的点赞和评论,160次的转发是好几个班人数的总和。

在一个新的世界获得160次的关注和鼓掌让他觉得骄傲,这其中,“网感”也功不可没。

假设2013年的王帅看到一尊跑马的雕塑,配文“好壮观”、“好难看”、“好精彩”之类的话,断不能引起160人的转发评论,文案里“马拉个币”的谐音梗契合了互联网传播里的黑色幽默,即便是放在今天看,这种谐音梗也仍不过时。

微博上,眼看着粉丝慢慢积累到1W+的时候,@草图君 有了广告。

他对第一条广告时间记得清楚,2014年3月20号,经人邀请,草图君转发了一条广告微博,收到了人生第一笔广告费,50元。

广告全部费用其实是150块钱,被中间商赚去100,但他没太计较。

2013年的@草图君 大学还未毕业,在一家打印店实习打工,一个月赚700块钱。他后来为自己算了一笔帐,假设一条广告50元,一个月十条能赚500元,30条,就是1500元。相比当时的工资700块钱,这个数字让他觉得自己必须好好干。

当小账算成大帐,大帐最后就变成一项可持续发展的商业。作为一名内容创作者,草图并不抗拒商业,他是各大博主里少见的商业与内容一同成长,而没有在平衡内容与商业之间被过多困扰的人。

“我觉得是广告促进了我的内容生产,当时的心理压力特别大,粉丝因为喜欢我的内容关注我,我却让他们看我的广告,这太不好了,所以我必须加快节奏地创造更好的内容给大家。当时的广告特别多,内容也就特别多,两条线一起并进,广告的压力反而成了创作的动力。”

50块前的广告费已然是过去式,当下的@草图君 已经合作过SONY 、支付宝、京东、康师傅、奥利奥、宝洁、VIVO等各大品牌。内容也随着互联网的变化从当年的图文转向成更多种形式。他以自己的日常生活为主题拍摄vlog,其中一期为女儿堆雪人的视频播放量达84.7万次,6212条评论、和1W+点赞。

“我不担心我不红”

2018年的微博之夜是@草图君 印象深刻的一天,他将刘烨在参加微博之夜活动时学习比心的过程用一张图记录了下来并发布,迅速登顶微博热搜榜。随后,刘烨本人转发微博回应:“草图你给我等着”。

类似的话,演员邓超也曾经说过,他曾经转发@草图君 一条P图的微博,并戏称“恶毒”。

邓超一直是草图非常感谢的人,曾经那组被戏称“恶俗”的图发布后引起了当时@草图君 的恐慌,他以为邓超真的生气了,马上托人去道歉并表示可以删除。

邓超随即给他发了一个59秒的长语音,让他至今深刻。

那段59秒的语音里包含了很多内容、很多安慰、很多认可和鼓励的话,邓超说:“你特别棒,我特别喜欢你”。

“如果没有那一条语音,我大概不会坚持到现在,大概会朝别的路走了。”

这一条路他还是坚持走了下来,并且超出预期的精彩。但这一路上,P图并不意味获得幽默风趣的回应和点赞,路上也有非议、有质疑。他曾因为P图惹怒过明星粉丝,遭到过网络暴力,也曾经在数据上停滞不前,自我怀疑。网红是互联网时代的特有名词,从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一批人豁达与矛盾同时存在,站在风口浪尖的人需要随时自我排解,然后自我驱动和前进。

自我驱动的方式有很多,草图君一直在做公益。2019年,他用个人名义对流浪动物之家做了全年的捐助,每月2000块,对四川省科技扶贫基金会进行5000元的捐助用于宜宾6.0级地震救灾。他长年和黄晓明等明星公益组织一起积极参与到国内各个公益项目中去,但极少在微博上自我宣传。

2018年5月,@草图君 签约蜂群文化,这是他在互联网单打独斗多年后第一次和MCN机构签约,签约的理由很简单,希望能匀出时间照顾家庭,也希望能在一家企业文化里找到归属感。

“归属感来得很快,之前我去过很多届红人节,都是一个人,那一次在活动现场看见蜂群的展位,就好像看到家里亲戚一样,特别高兴。我感觉自己终于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后面有了一群人支持,这种感觉很爽。”

对归属感的渴望是个人性格的体现,本质上,草图觉得自己始终是恋家的人。北京对个人的发展更加有利,但为了照顾家庭,他将工作室选择落定石家庄。

如果不成为一名网红P图博主,他的梦想是去卖二手车,然后自我困在厨房里,做一名家庭厨男。

他始终接地气、亲近网络、又保持适当的距离感。

“你觉得你是网红吗?”

“我是。”

“你喜欢别人称呼你为网红吗?”

“不喜欢。”

“你担心有一天自己不红了吗?”“不担心,我期盼这一天。”

 

责任编辑: WY-BD

责任编辑: WY-BD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