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再陷抄袭风波 “快点阅读”成侵权黑洞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再陷抄袭风波 “快点阅读”成侵权黑洞
2019-03-12 09:33 北京商报网   

3月11日,成立不到两年的移动阅读平台“快点阅读”因一条博文,又一次陷入抄袭风波之中。据某微博用户描述,自己的原创作品在未被授权的情况下,直接出现在了“快点阅读”的平台上,但作者署名却换成了另外一个人。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自2017年上线后,“快点阅读”曾多次遭到其他阅读平台、作者,乃至读者提出的抄袭控诉。然而究竟是什么,让诸如此类的问题非但没有从根本上得以解决,反而愈演愈烈?

问题不断遭投诉

“我的一本书,从年前到现在,全文抄袭三次,这一次还出现了三名作者同时抄袭一本书组团的情况,现在我读者已经长期住在你们家举报群了。”3月11日,名为“将离不是芍药”的用户通过微博将自己被抄袭的经历娓娓道来,而文章一开头“@快点阅读”的几个字却显得尤为醒目。北京商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快点阅读”背后的开发运营公司北京天桐互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桐互动”)方面,对方表示,对于此次侵权事件,目前公司并不了解,不做回应。

网络小说作家徐志慧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最初我知道这个平台,还因为有读者告诉我‘快点阅读’上有部作品跟我的很像,但署名却不是我,结果我认真比对一看,这不就是我的作品么。我身边也有几位爱写作的朋友有过相同的经历”。

北京商报记者对此调查发现,“快点阅读”正式上线以来,已多次被指出涉嫌抄袭。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7年9月底,当时“快点阅读”上线仅4个月,便被小说阅读平台“迷说”App运营公司炼爱网络直指侵权,炼爱网络发布声明称,“连日来,我们收到用户多次举报,称在‘快点阅读’App发现多篇‘迷说’App上的对话小说原创首发作品”。经炼爱网络的核查,“快点阅读”上包括《班主任是我男朋友》、《一不小心加了个校草》、《高考天梯》、《见习侦探》、《整容的代价》等在内的多篇热门对话小说,内容与“迷说”上的原创独家签约作品基本完全一致。

除此之外,仅今年1月以来,“快点阅读”上便已有10部作品被相关作者、读者公开指出,涉嫌抄袭话本小说、快看漫画、腾讯漫画等平台的作品。其中,《我不是教主》、《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的作者凌宇沫在读者提示作品被抄袭的微博下回复称“是侵权”。

被动处理致管理漏洞

据启信宝显示,作为一款对话式小说阅读App,“快点阅读”于2017年5月正式上线。不到5个月的时间,“快点阅读”DAU已达20万,平台上有近10万篇小说,均来自UGC内容。而同年9月,“快点阅读”便获得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GGV纪源资本、晨兴资本和蓝湖资本联合投资。那么,就是这样一个曾一度被视作行业“黑马”,颠覆了整个阅读场景的创新型阅读App,缘何屡遭“侵权”控诉?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快点阅读”App内的版权声明中有这样一句话,“‘快点阅读’一贯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并遵守国内各项知识产权法律、法规和具有约束力的规范性文件。‘快点阅读’坚信著作权拥有者的合法权益应该得到尊重和依法保护,坚决反对任何违反国内有关著作权的法律法规的行为”。从这短短的两句话中不难看出,“快点阅读”似乎并未将“版权问题”抛之脑后。

天桐互动方面表示,作为运营方由于无法对平台发布方发布到‘快点阅读’平台的内容,或者用户同步到平台且选择公开的所有作品,进行充分的监测,所以制定了制造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合法权益的措施和步骤。即由权利人应事先向“快点阅读”发出权利通知,“快点阅读”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采取包括删除、取消发布方或用户资格等相应措施。

对于这样颇为被动的处理方式,多位作家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无法接受,徐志慧强调:“关键是这种做法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作为平台简单的按下删除键,就草草了事,一点惩戒作用都发挥不了,后面只会有更多的抄袭文章接踵而至”。而早在炼爱网络斥责“快点阅读”抄袭时,被侵权方便指出,在发布声明前的一个月便已联系“快点阅读”,对方承认存在抄袭情况并承诺加大审核力度,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然而没有想到,随后又不断有用户反馈“迷说”上的作品被“快点阅读”抄袭。

“避风港原则”不可滥用

“快点阅读”的侵权问题实际上反映了现阶段整个网络文学市场的抄袭乱象,而“快点阅读”以“你通知我,我再采取措施”的处理方式也是其他网络文学平台常用的措施之一。“从这个App上线到今天,抄袭、侵权的问题就没有停止过,客观而言,虽然有用户自身的问题,但作为平台,管理上出现漏洞,对于抄袭问题不能够积极、妥善解决,一删了之,就未免难辞其咎了”。作家王猛强调。

根据法律规定,由于平台方无法将所有内容均进行排除抄袭的审核,如果平台方需要承担所有抄袭案件的责任,那么产业将难以实现较大发展,因此在著作权侵权案件中,法律明确了“避风港原则”,即“通知+删除”,平台接到通知、删除相关内容,便可不承担责任。

但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强调,“避风港原则”不可滥用,“假若该平台上发表的大量内容均为侵权作品,且反复出现,甚至还对侵权作品进行推荐等操作,那么平台方也需要承担一定责任”。

于2018年公开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数据显示,2015年盗版给网络文学带来的损失达79.7亿元,其中移动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43.6亿元,而到了2016年,损失也再次上升达到79.8亿元,其中移动端付费阅读收入损失达50.2亿元。

而网络文学抄袭乱象正愈发受到业内外的高度关注。在从业者看来,与音乐、影视等形式的作品相比,文字的盗版门槛较低,这也是导致侵权不断的原因之一。对于平台方而言,需对旗下的用户宣传版权保护意识,且不能鼓励抄袭,在电子合同等文件标注不要存在抄袭侵权行为,此外平台方还要公开举报通道并放置在明显位置,保留旗下用户的信息,一旦出现抄袭行为,直接对接到实际侵权人,处理相关事件。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郑蕊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007ZG

责任编辑: 4007ZG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