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高调联姻变互相指责 匡时国际经历了什么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高调联姻变互相指责 匡时国际经历了什么
2019-02-01 09:54 北京商报网   

1月31日,针对宏图高科将业绩亏损归咎到艺术品拍卖业务营收下降、未完成业绩承诺一事,匡时国际通过一则澄清声明进行了回击。不到24小时的时间,曾经高调联姻的匡时国际与宏图高科,让过去三年时间里风光背后的所有问题一次性地曝光在了世人面前。

从相爱到相杀

1月30日晚间,宏图高科发布的2018年业绩预报显示,预计2018年扣非后亏损17.5亿-21亿元。而对于业绩亏损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公司2018年度3C连锁零售业务净利润合计亏损约9亿元,另一方面则由于2018年省外客户销售增加导致运输费用增加较多,致使该公司2018年净利润较同期大幅下降约85%。但值得注意的是,宏图高科还将亏损的责任推到了匡时国际的身上。

宏图高科方面表示,受到宏观经济、外部金融环境以及自身业务调整等因素影响,匡时国际取消了北京、香港等部分场次拍卖会,导致营业收入下降;同时由于租赁费用及宣传费的增加,致使该公司净利润大幅下滑,无法完成2018年业绩承诺。

1月31日,北京匡时官方微信发布澄清声明,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一个大‘锅’,我们坚决不背的意图”。澄清声明显示,2016年12月6日、12月19日,先后签署相关协议约定:宏图高科以现金方式购买匡时国际董事长董国强及匡时文化合计持有的匡时国际100%股权,股权转让款分四期支付;匡时文化、董国强出售股权获得的首期转让款13.2亿元全部用于购买宏图高科的股票。而在随后的时间里,匡时文化、董国强依约履行了协议义务,达到并完成了该年度的年度净利润1.6亿元的业绩承诺。宏图高科应于2018年4月21日前支付第二期交易对价,计2.86亿元。但宏图高科未能履约。

对于未能履约的原因,宏图高科方面表示是因资金困难、已经无力支付款项,并提出取消对赌条款、返还40%股权的要求以解脱债务。2018年7月,基于宏图高科的要求,匡时文化和董国强接受了宏图高科提出的建议,并签署相关补充协议,约定解除现金购买资产协议及其补充协议中包括对赌条款在内的部分条款,同时约定宏图高科将已经过户至其名下但尚未付款部分的股权(合计为标的公司40%的股权)分别返还给匡时文化及董国强。但以上补充协议签署之后,宏图高科再次未能履约。

据悉,董国强已于2018年11月28日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宏图高科履行相关协议中的合同义务。针对此次事件,北京商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匡时国际方面,对方表示一切以澄清声明为准。

谁辜负了谁

时间倒回至2016年4月,宏图高科的两则公告称,拟以13.01元/股发行合计2.08亿股,合计作价27亿元收购匡时文化、董国强持有的匡时国际100%股权;同时拟以16.12元/股向袁亚非、刘益谦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15亿元,所募资金中将有4.8亿元用于匡时国际增设分子公司项目、2.7亿元用于匡时国际艺术电商项目、3000万元用于支付中介机构费用。与此同时,匡时国际承诺未来三年的净利润分别约为1.5亿元、2亿元及2.6亿元。

在外界看来,这样一份丰厚的“聘礼”,无疑为匡时国际未来的发展铺平了道路。然而事实却未遂人愿。匡时国际在澄清声明中直指,“匡时国际2018年度业绩下滑完全系受累于宏图高科:匡时国际因宏图高科的债务危机受牵连而被法院查封资产、冻结银行账户,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受到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此外,匡时国际还因宏图高科的债务危机而遭遇前所未有的客户信任危机,商业信誉严重受损”。

其实,自去年中旬三胞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胞集团”)出现债务危机以来,三胞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宏图高科一直备受困扰。2018年12月11日、12日宏图高科连续发布公告称,公司2015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2018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未能按期兑付。究其原因,则是受到控股股东三胞集团流动性风险的影响,宏图高科目前部分资产被冻结,导致流动资金紧张,使宏图高科不能按时足额兑付。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宏图高科持有的江苏银行1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已被冻结,持有的华泰证券1.23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已被冻结,银行存款3191.57万元已被冻结。而受累于控股股东债务危机,宏图高科2018年前三季度归属净利润-3.56亿元,同比减少176.28%。

联姻之初,在A股拍卖第一股光环的笼罩下,匡时国际一度顺风顺水,也被业内所看好。2016-2017年,匡时国际在每年的春、秋拍上始终保持着良好的业绩表现,尤其以2017年为例,全年实现拍卖成交额45亿元。

但值得注意的是,进入2018年,匡时国际出现了业绩波动。尽管2018年春拍,匡时国际25个专场2000余件拍品共取得15亿元总成交额,共诞生28件千万级拍品,但到了2018年秋拍,成交额缩水严重,突破千万元大关的不过十余件,拍品数量和规模也有了明显缩减。

未来何去何从

值得一提的是,拍卖行业是一个绝对的信任行业,当企业经营出现大的波动之时,也是藏家出现信任危机之时,而这显然是比业绩下滑更为惨烈的冲击。有业内人士表示,藏家在委托拍品之时,尤其是高价位的标的物,首要考虑的就是企业的品牌和口碑,如果拍卖企业出现债务纠纷和口碑瑕疵,就势必会产生顾虑,影响参与委托以及竞拍的热情,观望情绪的蔓延是拍卖企业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对此,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欧阳树英表示,“这是企业的商业行为,而且已经有司法机关介入并进入法律诉讼阶段,但我们依然希望企业有一个正常运营的环境。匡时的口碑和影响力是有目共睹的,希望这一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不要对公司运营尤其是即将到来的2019年春拍产生太多影响”。

十余年来,匡时拍卖也在努力做着更多的尝试,打造了“畅怀”、“澄道”等多个优势项目,拍卖专场也是可圈可点,比如《过云楼藏书》、“收藏寻城记”、南长街54号梁氏档案等。但如果想要跻身拍卖行业第一梯队,需要业绩规模的拓展,更需要大资本的推动。

拍卖企业是轻资产行业,对于资本的渴望可想而知。毫无疑问的是,匡时国际的上市之路为拍卖行业的资本化运作开拓了一条新的路径和可能。然而,曾经高调联姻的匡时国际与宏图高科最终对簿公堂,是否也预示着这一模式的无奈与艰难呢?有业内专家表示,两者之间的交易兑现产生问题是令人遗憾的,但最大原因是经济环境的变化,匡时的上市成功说明这一路径是可行的,这一政策环境并没有发生变化。北京商报记者卢扬徐磊

 

【以上内容转自“北京商报网”,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如需转载请取得北京商报网站许可,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责任编辑: 4002YHQ TO015

责任编辑: 4002YHQ TO015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