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专访《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音乐总监赵兆: 做音乐最需要敬畏感,《金曲捞》留给世人的是“作品” _TOM娱乐
正文
Qzone
微博
微信
专访《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音乐总监赵兆: 做音乐最需要敬畏感,《金曲捞》留给世人的是“作品”
2018-07-25 20:00 亚洲娱乐网   

 

 

 

 

 

 

 

 

 

 

 

 

总有一首歌曲,被遗忘在了岁月的长河中;也总有一个瞬间,心弦被陌生又熟悉的旋律轻轻弹起。7月20日周五22:00,《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在江苏卫视唱响,回望时光中蒙尘的金曲,打捞岁月的经典声音。与2017年《金曲捞》不同的是,《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让“挑战”成为“打捞”之外的新看点,挑战歌曲与非主打歌的较量,也拥有了老歌新唱的时代意义。首期CSM35城收视率0.72%,同时段音乐类节目第一,周五档同时段排名第二;节目播出期间#江苏卫视 金曲捞#、#金曲捞#、#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薛之谦 金曲捞#、# 任贤齐 还有我#、#郁可唯 天涯#、#白举纲 我是一只鱼#等微博话题屡登热搜;舒淇隔空点赞白举纲演唱;开播宣传片单日视频播放量破1000万;郁可唯《天涯》视频点击量超500万;50余个行业及娱乐大号自发参与节目互动,社交平台形成刷屏之势。


      既然是一档音乐节目,“听觉体验”本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何让观众真正在一档音乐节目中重拾久违的心动,获得如置身音乐厅般的曼妙?
      我们专访了节目音乐总监赵兆,这位全能型音乐制作人曾斩获金曲奖,并操刀过多档知名音乐节目,在《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里,他将给予节目更多的音乐可能性与舞台表现力。


做音乐要对歌曲有敬畏感,《金曲捞》最大的优点是纯粹
音乐品质无出其右,是业界对江苏卫视的公认评价。历经了2016年《端午金曲捞》特别节目后,季播节目《金曲捞》在2017年横空出世,其从“选人”到“选歌”的独特逻辑,打捞出“遗失的美好”,展现了华语音乐别样的打开方式。2018年《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再度回归,对品质与情怀的坚守一如既往。


“没有太多的秀和综艺感,是我对《金曲捞》最直接的观感。它靠作品说话,是一档纯音乐类的节目;但它又不是竞技节目,因为音乐本身不应该拿来竞技,把更多精力放在了歌曲本身和传唱度上。”赵兆对《金曲捞》印象深刻,与《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的合作之门由此打开。


在赵兆看来,《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的核心价值表达与《金曲捞》一脉相承,把节目重心放在了作品之上。“综艺节目中,很少有注重作品本身的比拼,更多的是艺人的表现。《金曲捞》和《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则注重作品的演绎和歌曲本身,要更加纯粹。”赵兆表示。


在赵兆看来,《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相比《金曲捞》,除了坚持情怀与品质,还试图展现更多的音乐可能性与舞台表现力。在音乐制作中,赵兆不仅希望能涌现出有传唱度的歌曲,还要充分考虑到现场感染力,“因为这是音乐会,要保证每一位歌手和观众的音乐状态,只有情绪的抒发和激动感,才能产生好作品”;而风格创新之上,赵兆也有一套全新打法,例如,马伯骞将演唱吴克群的《将军令》,赵兆就把京剧元素融入到说唱音乐中,展现出别样的文化撞击。


赵兆强调,做音乐对歌曲的敬畏感是“第一位”,当《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落幕,留给世人的也“只能是作品”。


如何完成“比拼”歌曲的“扩容”?传唱度与革新表演方式缺一不可
高起点的《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在《金曲捞》的基础上做出了全新升级,其最大的改变莫过于从“悬念”叙事到“比拼”叙事,主打歌与挑战歌曲的二元呈现,让《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有了更多的情感冲击与节目起伏。


根据全新规则,每期节目邀请1位原唱歌手和3位金曲守护人,金曲守护人唱响原唱歌手的3首主打歌,而原唱歌手则带来自己的3首挑战歌曲,最终由500名现场观众投票决定挑战歌曲是否挑战成功。再加上开场的合唱曲目,《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单期节目从3首歌变成了7首歌,其内容“扩容”可见一斑。


赵兆透露,主打歌的挑选颇费思量,既要找到观众熟悉的、有传唱度的歌曲,也需要兼顾歌手本身的意愿,还需要符合守擂者的表演方式。在第一期节目中,拥有太多主打歌的 任贤齐就让赵兆犯了难;摇滚、电子、情感等多样风格,该如何与郁可唯、刘维、白举纲完美“适配”,也颇费思量——“刘维走谐星搞笑路线,舞台表现力好,我们最终敲定由他来演绎《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挑战歌曲的挑选,也不简单。由于这些歌曲由原唱歌手自己演唱,艺人意愿成为必须考量的因素;除此之外,还需要其传唱度的熟悉与陌生之间,“它应该是专辑非主打,介于听过和没听过之间”。


赵兆透露,《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在节目录制中,既有根据嘉宾风格来挑选歌曲,也会根据歌曲来挑选艺人,“选择是双向的”。例如,周笔畅《谁动了我的琴弦》偏向中国风,在赵兆的改编之下,其曲风变得文艺走心,有朴素的民国风,最终就依此敲定了由陈楚生来演绎。


由于录制涉及节目制作周期、艺人档期等多重因素,每期《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录制时间都非常紧。赵兆经常需要在8天时间里完成7首作品的选歌、编曲、排练与最终呈现,“我的压力非常大,每一天都需要读秒来计算”。


编曲有时代性但旋律永恒,让00后也能感受到老歌的魅力
让岁月金曲披上时代外衣,是《金曲捞》的核心表达。此次操刀《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赵兆在音乐改编上做了相当多的尝试,以贴近时代审美与年轻人喜好,“很多歌曲的词曲都很经典,但编曲方式有些陈旧,以至于大家有审美疲劳。我总说,编曲有时代性,经典旋律是永恒的,因此老歌需要用‘年轻的口味’进行包装。”


歌曲本身是《金曲捞之挑战主打歌》进行时代性改编的最大依据。赵兆由此给每首主打歌曲、挑战歌曲都进行了“量身定制”。“比如,在第一期节目中,任贤齐将唱响他喜欢的《兄弟》。为了把歌曲改得更有现场感,更有震撼力,我把摇滚元素融入其中,呈现出live的质感;在互动方式上,设计了任贤齐与乐手交流,而不是单纯演唱。当歌手、灯光、乐手都融入到舞台上时,观众就能重新感受到歌曲的魅力。”


与歌手的互相切磋,也成了赵兆找寻时代化改编的重要灵感来源。赵兆把自己摆在服务艺人的姿态之上,试图让艺人有更好的表达传递给观众。“白举纲演绎任贤齐的《我是一只鱼》,他提出来前半段舒缓,后半段激情的演绎,有鲜明的个性表达;郁可唯在《天涯》中融入了昆曲,还用换装来强化复古风,其古筝、竹笛的嵌入,也符合舞台效果。”
老歌需要时代性改编,但原唱歌手与“金曲守护人”之间的薪火传承不变。连续录制了两期节目,赵兆为乐坛名宿的敬业精神所感动:“70多岁的郑少秋,不仅能跳唱,还能保持优秀的音准,非常令人尊重;任贤齐把我们所有的编曲都认真听过一遍,还与我们仔细探讨。总而言之,对音乐的尊重,是他们传递给晚辈的不灭精神。”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责任编辑: 3965LC TS004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