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首页 > 明星 > 明星现场 > 正文TOM明星star.tom.com

《猩球崛起3》:你是否居高临下嘲笑着凯撒的乌托邦?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17-09-17 13:56

《猩球崛起3》:你是否居高临下嘲笑着凯撒的乌托邦?

电影技术构建了电影艺术的造梦功能,但技术永远无法取代的是银幕背后创作者的苦心与智慧。《猩球崛起3》给我带来的观感如坐过山车一般奇妙:观影一开始,用全世界最先进的真人CG技术制作的黑猩猩凯撒令人惊叹到忘记电影与现实的差别;而到了影片结束之时,令我惊叹的却是创作者在在黑猩猩身上赋予的乌托邦理想和他们构建的反乌托邦的电影情节。

我相信全世界最领先的电影技术是《猩球崛起3》吸引大批观众走入影院的首要原因。用“以假乱真”来称赞《猩球崛起3》制造的视觉奇观恐怕还不能穷尽其视觉奇观的奇妙。技术人员依照真实猩猩核磁共振图像和皮肤纹理用电脑制作出的黑猩猩凯撒,从外形上与真实猩猩别无二致,在IMAX3D版本中,凯撒仿佛是是呼之欲出,触手可及的。演员瑟金斯为凯撒赋予了人性,这是一种动物的本能、天真笨拙与聪慧交杂在一起的人性,正是我们期望从动物身上看到的人性。我们看到狗服从于主人会怜悯它们的奴性,我们看到马戏团表演的熊、狮子、老虎会可怜他们野性不再,但让能让我们亲近的却仍然是狗和其他粗通人性的动物,一般人断不会从野生动物身上感受到亲近。《猩球崛起3》当中的黑猩猩首领凯撒正好是我们所期待的样子:他因被人类改良而通晓人类语言、具有人类的智慧、会使用武器、懂得仇恨和反抗,但他身上也带着猩猩的愚笨和幼稚,使我们能带着高高在上的心态欣赏他对人类的反抗。

没错,在观影时,我觉得自己和片中的反面角色“上校”没有本质区别。我是动物保护者,我不但反对上校奴役、猎杀黑猩猩的暴行,我甚至努力做一名素食者,目的是让动物从被人类屠杀的悲惨境地中解脱出来。然而,如果让我面对人类失去语言能力、黑猩猩取代人类成为地球统治者的处境时,我想我是难以接受的。这地球上的伟大文明难道不是我们人类创造出的么?凭什么要把这统治地球的权利让给被人类药学实验改造坏了的黑猩猩?

这种矛盾的心态始终伴随着我。作为人类医学实验的受害者,黑猩猩凯撒和他的伙伴们意外获得了与人类平起平坐的智慧。他们幻想地球上会有一个乌托邦:人类要接受被猩流感病毒夺取语言能力的现实,也要接受黑猩猩获得人类语言能力取代人类的可能性。然而,影片展现给我们却是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图景:作为人类医学实验受害者的黑猩猩赶尽杀绝,受害者不但讨不回公道,还因为其高智商而“罪上加罪”。他们面对的绝境令人同情。但是当身染病毒的上校说出他维护全人类的动机并毫不犹豫饮弹自杀时,我突然感到难以分清他和黑猩猩凯撒到底谁才是正义的一方。如果换作我是上校,我会接受黑猩猩与我平起平坐吗?我想我接受不了,尽管我爱护动物,但爱护的基础是我身为地球最高等生物的一员。如果我下棋下不过一只猴子,考试考不过一只猩猩,那么我会被巨大的恐慌包围,对我而言,屠杀猩猩的上校并不是绝对的反面角色。如果没有上校,谁会是我们人类的救星?

银幕内外,我们人类总是拥有同样的认知,可能也是狭隘的认知,这让黑猩猩凯撒与人类平起平坐的乌托邦理想永远无法实现。黑猩猩与人类的争斗只是个隐喻,放眼世界,弱小文明和小国弱国如何在强悍的大国文明间求生存,不同的文明拓展自己,也不可避免地压制外来文明。凯撒的乌托邦理想应该也是一部分人类的理想,可惜这种理想尚未实现。

走出影院,我要不要检讨我面对一只黑猩猩时的居高临下?人类要不要检讨自己对不同文明的居高临下?这是《猩球崛起》留给我们的长久思考。

责任编辑:郭培根 TN004